标王 热搜: 医院  开封协和医院  广州  包皮过长  搜易贷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推荐 » 正文

杭州多名学生报警,开学交的70多万学费,竟被班主任挥霍一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3-30  浏览次数:9
核心提示:“我们的学费被班主任骗走了,我们要报案!”今年1月中旬,几名年轻学生走进杭州钱塘新区白杨派出所接警大
罗湖小产权房 http://www.yueanjudc.com

  “我们的学费被班主任骗走了,我们要报案!”

  今年1月中旬,几名年轻学生走进杭州钱塘新区白杨派出所接警大厅。

  数十万学费和消失的老师

  据悉,这些学生都就读于白杨辖区杭州某专修学院同一专业,而这个专业两个年级由同一名班主任王某带班。

  去年八九月份,王某联系学生缴纳新学年学费,每人两万余元。如往年一样,学生们按时将费用转到了王某的私人账户。

  直至11月底,学校向学生催缴学费,学生们才知道,班主任未将款项转交学校。而此时,王某也已经离开单位不愿露面,但表示愿意配合学校和学生将学费的事情解决好。

  直至今年1月份,学费仍未归还,学生及学校无奈只能选择报警。

  民警李根随即带队展开调查,在接下去的一个多月里,李根走访了数十名受害人及事件相关人员,初步统计涉案金额高达70余万元!

  得知嫌疑人王某近期一直留在温州老家。3月15日,李根电话联系王某,劝其前往杭州配合调查。

  但王某自称身体不适,已预约到医院接受检查,等检查完会尽快来杭。考虑到王某身体情况以及受害人焦急的情绪,李根决定带队前往温州。

  经过一天的辗转走访,李根和同事在温州市区某医院见到了王某。此时的王某,已在母亲陪同下办理了住院手续。

  超前消费还不上,学生学费来顶上

  说到自己犯下的错,王某十分后悔。身为90后的王某从小家庭条件优渥,出手也比较阔绰。

  婚后,面对负债累累的夫家,在杭州工资收入并不高的她,并没有因此降低生活品质。租住在高档住宅,买奢侈品,没钱了就向父母求助,渐渐的,父母也拿不出什么钱来接济了,便开始通过网络借贷来满足消费需求。

  去年8月份,面临丈夫欠债要还、房租要交,自己的还款信息也纷至沓来。王某开始给学生打电话发短信,要求他们缴纳新学年学费。

  70余万元,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被王某用于还款、交房租、给丈夫买价值20余万的生日礼物、日常开销等,挥霍一空。

  得知女儿犯下的糊涂事和将要面对的违法后果,王某的母亲痛心疾首;同时也表示一定会帮忙筹钱还款,尽可能降低受害人的损失。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关系再好要谨慎,温馨提示要记牢

  在此,白杨派出所温馨提示各位在校师生:关系再好,请勿将学杂费汇入个人账户!汇入账户后,也要保存好缴费凭证,及时领取正规发票!同时,建议师生之间不要产生不必要的经济往来,更不要随意相信教师个人的承诺!学习相关事宜,请通过正规渠道!

  记者孙毓

  视频陈雪艳

  通讯员霍前露

  延伸阅读

  辽宁一教师向多名家长借款后自杀有家长曾借出83万

  

  杨某留下的遗书。图/受访者供图

  文/陈威敬

  回想起杨老师桌子上的那座“优秀教师”奖杯,高先生没有多疑。

  自去年9月开始,孩子的班主任杨某陆续向高先生借了十余次钱,每次二到五万,共计约83万。

  然而今年正月伊始,杨某却被发现已服毒自杀,其在遗书中称因参与网络赌博欠下巨款致无力偿还。

  高先生不是唯一的受害人。

  近日,抚顺市望花区某小学多名家长反映称,其孩子的三年级某班班主任杨某,多次以装修、出国、买房等为由,向班里共29名家长借款逾百万。

  杨某自尽,家长们讨债也无门。面对孩子老师的请求,家长总难免陷入“囚徒困境”。对于杨某“以教牟利”的行为,有律师表示,学校不知情应不承担责任,杨某的行为涉嫌诈骗。

  “就是想把赔的钱给赚回来”

  今年正月初八,高先生从邻居处得知,孩子的班主任杨某自尽了。在惊讶的同时,一阵“寒意”向他袭来。自去年9月始,高先生陆陆续续借给杨某共83万,除已还40万,还差43万。而这笔钱系其父母及岳父岳母共同为其凑的房款,“是他们一辈子的积蓄”。

  的

  高先生眼下没有工作,靠打零工维持家庭生活,每月收入三四千元,一家四口住在一个五十几平米的房子里。眼看孩子逐渐长大,改善居住条件迫在眉睫。

  年前,高先生及其家人已看好了房子,“孩子也知道,还说这个屋怎么装修,装修成什么颜色”,但来自杨某的意外消息让他陷入困境。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材料显示,杨某自杀后曾留下遗书。里边说到,她自2020年4月末由一个卖大连红枣的群被拉入一个大型网络彩票站,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次次借钱买彩票,并欠下巨款。在此期间,她也借也还,以买房、孩子上学等各种理由借款,“我每次进入网站,就是想把赔的钱赚回来,然后还钱”。

  “我同时欺骗了自己80岁的奶奶去帮我四处借钱,还欺骗自己的老公去银行贷款帮我还钱,还欺骗儿子出去借钱,我已经无力偿还债务”,杨某称。

  高先生与杨某其实也并不是很熟。据他介绍,杨某是其孩子的语文教师兼班主任,但带其孩子的班也仅一年多,“一方面是为了孩子,另一方面也因为对方是老师比较信任”。

  高先生介绍,其孩子所在的学校是当地一所知名中学,杨某的教学口碑也比较好,他还曾在杨某的办公桌上见到一座“优秀教师”的奖杯,“平时虽然打交道比较少,但怎么也看不出她是那种沉迷赌博的人”。

  在借钱后,杨某表示希望高先生为其保密,“她说我一个老师管学生家长借钱实在是不好意思”。期间,高先生也曾起疑心,但因孩子仍迫于无奈。但高先生却没想到,为杨某保密的不仅他一人。

  像高先生这样的家长还有不少。高先生称,据事后了解,其孩子所在的班里共45人,其中有29家都借钱给了杨某,初步统计待还的数额约107万。

  林女士也是其中之一。去年10月初,林女士及其丈夫收到杨某的信息称,因急于办理买房手续,向其借5万元,“微信说完又给打了电话,表现得很急”。林女士表示,杨某还给其展示了自己的基金理财记录,并称基金里的钱两个月后即可提取,届时即还款。

  

  杨某与林女士丈夫的聊天记录。图/受访者提供

  林女士称,他们最终借了杨某3万元。然而两个月后,杨某并没有还款。到了今年一月份,杨某又以孩子留学为由向其借款5万元,遭到拒绝。

  “说白了为难大人无所谓,要为难孩子真接受不了”,林女士无奈称,杨某此前曾承诺会尽心将孩子们带到小学毕业。她认为,校方在用人和职务监管上负有责任,“如果她不是优秀教师、先进个人,我们根本不可能借她那么多钱”。

  高先生称,事后家长们也曾前往学校交涉,但被告知杨某的行为系个人行为,建议对其个人进行起诉。家长们也曾到当地公安局报案,但因杨某已离世,警方并未立案。而经了解,杨某与其丈夫系重组家庭,婚龄也仅一年多。杨某自身的资产已几乎全被卖出或抵押。

  如今,家长们已求助无门。据媒体报道,抚顺市望花区人民法院已接到对杨某继承人的五起诉讼。但刘女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前他们前往法院曾被告知因证据不足难以起诉。

  3月24日,中国新闻周刊多次致电涉事小学及望花区人民法院,但未获回应。望花区建设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称,此前有见到家长们前来报案,但因此系大型经济纠纷,派出所无法受理。望花区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教师杨某与上述家长们的纠纷已经被认定为民间借贷,现正在依法依规走司法程序。

  律师:杨某涉嫌诈骗

  借还是不借?困扰家长们的并非涉事教师的还款能力,而是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在班里受到“歧视”。显然,他们陷入了“囚徒”困境,这也源于老师与家长之间某种意义上的权力不对等。然而上述家长们遇见的情况并非孤例。

  据媒体报道,2018年北京一小学班主任李某因沉迷赌博,谎称买房向班里的22名学生家长借款上百万,累计有111万余元未归还,被法院认定为“诈骗罪”,获刑11年。

  2020年3月,柳州市柳江区一小学班主任向数十位家长借钱欠款近30万元,被暂停教学工作和班主任职务,并最终由司法机关介入调解赔偿。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称,从现有证据来看,杨某向数位家长借钱用于赌博,未将所借的钱用于学校,学校也不知情,属于杨某的个人行为,与学校无关,学校不担责。

  他介绍,如果教师将借来的钱用于赌博、挥霍,明知资不抵账,无力偿还,仍编造各种理由,诱骗家长借钱,目的就是非法占有家长的钱财,不予偿还,且数额达到5000元以上的,根据《刑法》第266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可追究其诈骗罪的刑事责任。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昌松则表示,杨某与家长们的情形确实只是其个人与家长之间的民间借款关系,但与其职务身份仍存在一定关系,“此事学校可能没有法律责任,但有受到批评谴责的道义责任”。

  赵良善介绍,教育部曾发布多份针对从幼儿园到中小学直至高校教师的“职业行为十项准则”,其中,明确了对教师的“廉洁自律”要求,“不得索要、收受学生及家长财物”、“不得利用家长资源谋取私利”,他认为,教师杨某利用班主任的身份向家长借钱,违反了廉洁自律及利用与家长的资源谋取利益,可对杨某予以行政处罚(或内部处理)。

  刘昌松则认为,教师管理条例中未对教师与家长间的借贷行为作出明确规范,因此,很难说借款老师违反相关教师法律法规,“最好是相关教育法律法规直接规定老师禁止向学生家长借钱,毕竟两者之间不是真正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关系”。

  就遗留的债务问题,赵良善介绍,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只有女教师杨某将借来的钱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和家庭生活,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杨某将借来的钱用于赌博,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杨女士的配偶不需担责。

  赵良善建议家长们坚持报警,经公安机关调查后,以确定是否涉嫌诈骗罪。如经警方调查,不构成犯罪,那么家长们可诉诸法院,要求以杨某的遗产偿还债务。刘昌松介绍,杨某的遗产若不能足额偿还,可按债务比例公平受偿。

  “当家长碰到老师借钱时,尽量向老师了解借钱的用途,如不是为了救济,还是不借为好”,赵良善称。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