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医院  开封协和医院  广州  包皮过长  搜易贷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推荐 » 正文

逃犯20年赚钱上亿 还包养过两个“二奶”和女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4-22  浏览次数:5
核心提示:歌星、逃犯、火箭专家、情人,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词汇,却构成了一个轰动全国大案的不同角色。要讲述中国运
网名

  歌星、逃犯、火箭专家、情人,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词汇,却构成了一个轰动全国大案的不同角色。要讲述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院长、长征火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厉建中的落马故事,我们的新闻由头却可以从影视歌三栖女明星谢雨欣开始,因为在2006年4月份之前,谢雨欣从来都没有如此被关注过。

  当然,首先说明的是,谢雨欣本人只是案件外围的一个角色,只是因为讲述的需要,才把这位吸引人们眼球的明星提到最前面。

  一个身价过亿的富豪逃犯,一篇北京著名媒体的新闻报道,一个令人眼睛一亮的逃犯富豪“包养”女明星的字眼,让2006年4月的谢雨欣一下子成了焦点人物。很多媒体翻出谢雨欣的陈年旧账,包括她在出名前嫁给安徽一位省领导的儿子并生有一个已经12岁的女儿,以及几年前削发的原因是因为“包养”她的逃犯沈俊林神秘失踪等花边新闻。很多不明真相的读者在谢雨欣的博客上写下了大量充满污秽字眼的评论,更有好事者肆意攻击谢雨欣本人自甘堕落。有的网站甚至不失时机地把谢雨欣的博客放在新闻主页上“示众”。这显然是为了极大地满足网民的窥私欲。那则《逃犯20年赚钱上亿腐蚀神五功臣捧红同居女星》的报道,直称谢雨欣被逃犯“包养”。报道说,化名为潘顺宝的沈俊林从1996年开始,和当时只是酒吧歌手的谢雨欣同居,并出巨资将她捧成歌星。报道称沈俊林在谢雨欣身上花的钱最多,还给谢雨欣买过一辆宝马车和一辆保时捷轿车。

  谢雨欣认为女星和富豪在一起不一定就是“包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谢雨欣坦然承认:“我们确实交往过,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但她坚决否认与沈俊林在一起的那几年是“被包养”,那么,谢雨欣究竟是被“包养”还是谈“恋爱”呢?她又怎样跟一个惊天大案沾上了边呢?

  逃往海南,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了你

  先让时间回到1996年3月8日,海口市赫赫有名的亿万富翁,海南成功公司总经理、海南银事达咨询公司总经理来到海南省海口市著名的“望海楼”,点名找到在望海楼驻唱的酒吧歌手刘晓梅。潘总经理手中捧着一个他用自己的手的形状拓印的一颗心,来到刘晓梅面前。这个纵横股市的商界奇人,一改往日商场上纵横捭阖铁腕口吻,含情脉脉地对刘晓梅说:“这是我第一次送给你礼物,我想,你什么都有,我送给你什么呢?我把自己亲手制作的这件礼物送给你,就是把心交给你了!”

  潘顺宝的一番话令刘晓梅惊诧不已,她不明白潘顺宝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妇女节这一天,更没有想到自己来海南闯天下,收到的第一份礼物竟然来自于海南赫赫有名的亿万富翁潘老板,而且是这么打动人的礼物。此时,刘晓梅只是依稀记得潘顺宝来望海楼消费时听过自己唱歌,虽然他们之间曾经简单打过招呼,却没有潘老板会如此用心地准备了这件令人感动的礼物。

  刘晓梅想推辞,但又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接过礼物后,她的眼睛湿润了。这一天,刘晓梅特别开心,自从婚姻变故之后,在全国人民下海南淘金的1995年,刘晓梅只身从安徽随波逐流来到海南娱乐圈打拼,除了遇到一些挫折之外,很少有这么开心的时刻。

  刘晓梅天生丽质,嗓音甜美动人,自从她来到望海楼当酒吧歌手之后,引来很多真真假假的大款来到望海楼,有的甚至不惜一掷千金只为听刘晓梅唱一曲黄梅戏中的《天仙配》,也有很多大款富豪提出巨资要包养刘晓梅,但都被刘晓梅断然拒绝。

  刘晓梅这个与众不同的酒吧歌手洁身自好,一直保持着自己做人和感情的底线,绝不因为金钱和名利丧失自己的做人原则,绝不委身于任何一个大款。虽然天生一副金嗓子加上俏丽的容颜,但已经具备了成名条件的刘晓梅却一直默默无闻,只是一个在望海楼驻唱的酒吧歌手,收入也很可怜。尽管这样,刘晓梅依然很知足。这个与众不同的刘晓梅引来很多人的猜测,他们纷纷打听刘晓梅的底细,却神龙见首不见尾。最终,只有潘顺宝掌握到了刘晓梅的详细资料,潘顺宝这个亿万富豪才主动追求刘晓梅。

  刘晓梅出生在安徽省合肥市一个领导干部家庭,她的爸爸是合肥市供电局局长,因为爸爸的职位高,家里生活得比别人好,刘晓梅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刘晓梅的生日是三月八日,生在妇女节,家人和朋友记得很牢,这天女人们放半天假,仿佛上天对刘晓梅的眷顾。

  从不知道妇女节的幼时开始,刘晓梅就在这一天庆祝属于自己的节日。在刘晓梅的记忆中,是小的时候生日放学回家,和一帮同学围坐在桌前吃妈妈煮的好多鸡蛋,那是刘晓梅过的最好最幸福的生日。长大以后,尽管她对于三八妇女节本身还是没有太多感受。但每到三八这一天,就会意识到自己又长了一岁,向女人近了一步。

  刘晓梅是一个追求完美并非常有主见的女孩子,从小倔犟顽皮,性格却像男孩子,但担任领导干部的爸爸教育她和哥哥说:“出去跟小朋友玩儿,你们要让着工人家的孩子。虽然人家因为我当官会让你,可这不对,应该你让人家。”刘晓梅虽然认为这样不平等,但她依然和哥哥便照着爸爸的嘱咐去做,时时要求自己谦让,所以他们是邻里眼中的好孩子。渐渐地,刘晓梅养成了外表温顺内心执著的个性。

  中学毕业后,刘晓梅出落成一个出色的女孩子。魔鬼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乌黑的秀发,会说话的大眼睛,粉嫩细长的纤纤玉手,笔直的鼻梁下是棱角分明的红润双唇。更让她自豪的是,她天生一副比百灵鸟还清脆的好嗓子。于是,刘晓梅顺理成章地成为安徽省黄梅戏学校的一名学生。

  黄梅戏虽然在安徽是备受观众喜爱的剧种,但是身为校花的刘晓梅毕业后却没有找到满意的单位。从戏校毕业后,爸爸安排刘晓梅在电力公司的一家下属单位工作。

  如花似玉的刘晓梅工作后,很快成为众多年轻小伙子追逐的对象,但是,心高气傲的刘晓梅并不把那些小伙子看在眼里。直到最后遇到安徽省一位领导的公子,因为两家父母都是领导干部,也算门当户对,很快,刘晓梅与那位省领导的公子结婚了。

  初恋的年轻人也许都不懂爱情,刚刚进入婚姻的刘晓梅对感情要求得特别高,刘晓梅结婚前是家里的乖乖女,父母和哥哥都让着她,但进入婚姻后,和与刘晓梅有着同样经历的丈夫生活在一起,两个人的矛盾渐渐显露出来。很快,丈夫转身离去,而刘晓梅只好带着自己已经1岁多的女儿婷婷回到父母身边。

  还没来得及享受新婚甜蜜,年纪轻轻的刘晓梅就遭受婚姻失败的沉重打击,她顿时陷入人生最失意的状态,连续一个多月闭门不出。正当父母为她着急不知如何是好时,刘晓梅走出自己的房间,对父母说:“我要离开安徽,去海南”。

  父母知道刘晓梅性格倔犟,一旦自己决定的事情就会坚决去做。他们没有阻拦,因为父母也希望刘晓梅能够到外地换个环境散散心,抛掉那些不快的记忆。就这样,1995年刘晓梅跟随南下淘金的大军来到开发正热的海南岛,在海口市成为一名酒吧歌手并成为富豪潘顺宝追逐的对象。

  而刘晓梅此时对潘顺宝却一无所知,只听说他是从东北来海南打天下的商界奇才。后来,刘晓梅成为著名歌手谢雨欣后还念念不忘这段经历,并在一首歌中唱出了她的心声“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了你”。

  共赴京城,闯出一片新天地

  潘顺宝的出现,改变了刘晓梅的生活,但是刘晓梅当时却断然拒绝了潘顺宝的追求。

  自从潘顺宝见到刘晓梅这个楚楚动人的女孩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在潘顺宝眼里,刘晓梅一颦一笑都有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当潘顺宝得知这个长得惹人喜爱的女孩竟然来自高干家庭,还是一个洁身自好的戏校高才生时,顿生爱慕之情。交往初期,刘晓梅对这个富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因为刘晓梅知道,在这种娱乐场所一掷千金的男人仅仅是消遣,只是与众不同的潘老板在她生日的时候送她礼物,让她觉得心情比以往多了一点灿烂。

  潘顺宝的彬彬有礼让刚刚失去婚姻的刘晓梅仿佛突然遇到了善解人意的知音。而年近40岁突然遇到如此红粉佳人,潘顺宝更被突如其来的“爱情”搞得兴奋不已。临别时,潘顺宝依依不舍地跟刘晓梅交换了电话。

  像所有追求女孩的大款一样,此后潘顺宝经常开着他的名牌轿车来望海楼接刘晓梅,39岁的富豪潘顺宝不可阻挡地爱上了酒吧歌手刘晓梅。

  但刘晓梅根本不知道潘顺宝的底细。

  眼前这个叫潘顺宝的富豪真名叫沈俊林,1985年底,29岁的沈俊林因涉嫌诈骗被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局羁押,但在警方要把他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时,他患上了胸膜炎,并趁看守所让他住院治病的机会潜逃。从看守所逃出来后,沈俊林犹如惊弓之鸟从大北方一直逃到南方。1986年初沈俊林跑到上海,看到风声渐渐过去,他开始做生意来谋生,此时他的名字已经成了潘顺宝。化名潘顺宝后,他开始在山东、浙江、广东等地以贩卖水果为生,到了1989年,他靠卖水果已积累起十几万元的积蓄。1990年潘顺宝来到北京,开始倒卖电视机,他把东北的“菊花”牌电视机卖到北京,一直干到1993年。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股市初兴,每天都在制造一个个一夜暴富的股市神话。潘顺宝也投身股海,他经常去证券营业部炒股,并认识了营业部的领导彭某。1993年彭某负责筹备成立北京农信咨询中心时,潘顺宝经彭某介绍被聘为总经理,主要经营业务是分销定向募集股票,即把法人股分开卖给个人。1995年年初,潘顺宝又担任银事达咨询公司的总经理,业务范围仍然是分销定向募集股票。1996年年初,潘顺宝随着南下淘金的大军来到海南,变身成为海南股市的单身亿万富豪。

  其实,在刘晓梅面前自称单身的潘顺宝是个经历过很多女人的情场高手,他在成为逃犯前在哈尔滨就于1982年结婚,并生了一个女儿。在逃亡期间,潘顺宝还包养过两个“二奶”。一个是1989年他在广州到海南的船上认识的张女士,同居后张女士还给潘顺宝生了一个女儿。1993年潘顺宝到北京做生意后,与北京的巩女士同居,直到1996年潘顺宝到海南发展时才分手,沈俊林把一辆红色的宝马车和北京的一套房子留给了巩女士。

  刘晓梅并不知道,她只是潘顺宝到海南追逐的下一个对象。

  因为潘顺宝的存在,潮湿但温暖的海南深深印在刘晓梅的记忆里,潘顺宝成了刘晓梅在海南最亲密的朋友。但是,刘晓梅是一个对自己负责的女人,她不会轻易付出自己的感情。

  眼看追求刘晓梅无望,加上当时海南的开发热因为烂尾楼的出现开始出现滑坡状态,1996年年底,潘顺宝心情郁闷地离开海南岛回到北京打天下。临走时,潘顺宝约见了刘晓梅,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晓梅,以你的条件是可以成为一名红歌星的,只要经过必要的包装,推出几首新歌,很快你就会出名的。我有这个能力能够把你捧成一个歌星,但我要离开海南回北京了,如果你愿意就跟我一起回北京,你一定会成功的。”

  但是,刘晓梅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无法抱得美人归,潘顺宝怏怏地离开了海南。但他没有想到,不久之后,刘晓梅果然追随他来到了北京。

  原来,潘顺宝离开之后不久,刘晓梅结识了著名作曲家付林。付林慧眼识珠,也认为刘晓梅具有明星的潜质,鼓励刘晓梅向歌坛发展。刘晓梅是一个从善如流的人,基于一种信任,刘晓梅听从了付林的建议,从海南来到北京,变成一个只身在北京唱歌的独立女子。此时,刘晓梅从一个酒吧歌手变身成为歌坛新人谢雨欣。

  初入歌坛,雪花下面是不说话的你

  来到陌生的北京,谢雨欣没有理由不联系海南的老朋友潘顺宝。当潘顺宝再次在北京见到刘晓梅,也就是歌坛新人谢雨欣的时候,他几乎是欣喜若狂。几个月过去了,潘顺宝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谢雨欣时候的情景:她微笑起来时好看的眼睛,微微上翘的眉毛,以及非常阳光的精神状态。那天潘顺宝打扮得特别精神,西装革履地抱着鲜花去见谢雨欣。

  独闯北京的京漂一族哪个不需要感情的抚慰?情场老手潘顺宝当然知道这些,就这样,潘顺宝对谢雨欣展开了爱情攻势。潘顺宝豪侠仗义、善于交际,他在天南地北的逃亡过程中做了10年生意成为亿万富翁,经历当然丰富。对谢雨欣这个年轻又缺乏人情历练的单身女人来说,他表现出来的那种好,是让谢雨欣非常感动而且很难拒绝的。尤其是潘顺宝一掷千金的派头,让谢雨欣感到潘顺宝有一种“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儒商气概。

  随着与潘顺宝越来越深入的交往,谢雨欣发觉自己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每次看到潘顺宝,谢雨欣都有一种预感,自己跟这个坚韧执著的男人将要发生点什么。可自己还没有做好再次恋爱的准备呢,那些日子里,谢雨欣一直被一种兴奋和痛苦包围着、折磨着、左右着。

  在谢雨欣20多年的生命中,她可能碰到过比潘顺宝优秀的男人,但在她心目中他们跟潘顺宝相比都黯然失色。谢雨欣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潘顺宝只有一个,而且偏偏就让自己碰到了,这是自己的福分。与潘顺宝交往的所有细节,都点点滴滴地在谢雨欣心里融化成她对潘顺宝的爱恋,不可磨灭。潘顺宝占据了她全部的心,在谢雨欣远离老家,独自一人在外漂泊的时候,她没有理由不需要并喜欢潘顺宝对自己的关照。

  很快,歌坛新人谢雨欣与富豪潘顺宝同居了,谢雨欣度过了她爱情生活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

  但是,出身高干家庭的谢雨欣并不是胭脂俗粉,她跟浸润在风月场已久的潘顺宝说:“阿宝,我跟你在一起是因为爱你,绝不是因为你有钱,只要你对我好,我永远也不会向你提任何非分要求的。”

  潘顺宝对谢雨欣的这一番表白也异常感动,他说:“你放心,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一定让你成为歌坛红星……”情话绵绵中,两人沐浴在爱河里不能自拔。此后,谢雨欣像她表白的那样,从来不向潘顺宝提出非分的要求,而潘顺宝也从不在公开场合暴露他们的关系。

  潘顺宝庆幸自己幸运地遇到了红颜知己,他的生活因谢雨欣灿烂起来。但潘顺宝心里深深知道,要把谢雨欣包装成为一名歌坛红星,并不是仅仅靠几首MTV就可以的,必须投入巨大的资金才能达到目的。

  潘顺宝是个聪明人,他心里明白自己只是一个不为人所知的逃犯,不可能公然带着公众人物谢雨欣抛头露面。但他与谢雨欣的感情已再难割舍,也只好采取隐蔽的方法与谢雨欣保持关系。他与谢雨欣约定好,他们俩的关系不向任何人泄露,这种半遮半掩的关系使谢雨欣郁闷无奈,但潘顺宝怎么可能告诉谢雨欣自己是一个逃犯呢。潘顺宝曾不止一次对谢雨欣说:“我们不是夫妻,胜似夫妻,今生今世,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了……”

  谢雨欣1996年开始在北京寻求发展后,演唱录制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首单曲《花街》,在这首新歌里,谢雨欣用歌词表达了她初入歌坛的心境:

  心里有一条开满花的街

  街上有一场下不完的雪

  雪花下面是不说话的你

  我和你隔着一个世界

  很快,凭着这首《花街》谢雨欣在歌坛崭露头角。1997年谢雨欣演唱录制了单曲《穿裙子的季节》、《步步高》并拍摄同名歌曲的音乐电视,1998年,谢雨欣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步步高》由中唱广州公司出版发行。但是,此时她仅仅还是一个不入流的歌手,离成为红歌星的距离还有十万八千里。

  捧红女友,巨资打造《将爱情进行到底》

  1997年底,已在证券市场弄潮多年的潘顺宝和珠海某银行达成协议,由他出资人民币5000万注入珠海证券,用于盘活该公司资产,该公司原来的14家股东缩股占35%,沈俊林则占65%。之后,潘顺宝开始在幕后运作珠海证券。

  1998年8月,潘顺宝拿到了位于珠海市迎宾北路21万平方米的黄金地皮,聘请国际设计大师贝聿铭设计出了拥有30款不同样式的别墅、50多栋功能齐全的住客会所以及星罗棋布的网球场、游泳池、人工天鹅湖等超豪华高等生态商住社区,并取名“天上人间”。他借助珠海证券扩大自营规模,筹集资金。1999年,潘顺宝退出了珠海证券,退出时,珠海证券退给沈俊林相当于5000万元的实物资产,包括东莞的土地及地上工厂,还有上海的一处房产。后来,沈俊林用上海的房产折价2000万抵给了航天一院,东莞的土地则用于在2002年时向广东发展银行抵押贷款4000万元。

  潘顺宝在珠海的运作获得了巨大效益。随着情感的加深,尽管谢雨欣说过永远不向潘顺宝提出非分的要求,但是看到了自己依靠的男人身价亿万,在名利场打拼了多年却一直没有成名的谢雨欣,绝不满足于仅仅当个歌坛新人的。

  1998年,潘顺宝没有食言,他把上市公司辽房天收购后更名为华顿时代投资有限公司,潘顺宝担任董事长,而谢雨欣当然也成了这个公司的大股东之一。潘顺宝之所以成立这个公司,初衷就是投资拍摄电视连续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当然,谢雨欣毫无疑问成为这部电视连续剧的女主角。

  潘顺宝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大手笔。1998年年底,由华顿时代投资有限公司投入数千万元拍摄电视连续剧《将爱情进行到底》,潘顺宝担任该剧出品人,但是,他低调地只在片头上打上了“阿宝”两个字。从此,演艺圈里多了一个神秘的投资大鳄阿宝,尽管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而谢雨欣在《将爱情进行到底》中担当主演小艾的同时,还包揽了片头片尾曲和所有插曲,谢雨欣演唱了主题曲《谁》,正是这首由小柯创作的歌曲奠定了谢雨欣在歌坛的位置,同时也塑造了她在那个时期浪漫婉约、如倾诉一般的演唱风格。

  《将爱情进行到底》一炮走红,1999年底播出时不仅占据了众多频道的黄金时段,更捧红了潘顺宝的女友谢雨欣,谢雨欣一跃成为影视歌三栖明星。同时,李亚鹏、王学兵等影视新人也与谢雨欣一起,成为人们追捧的明星。1999年,谢雨欣参加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演出,演唱了她的专辑《爱是怎样炼成的》主打歌,成为当年春节联欢晚会的独唱曲目。这首歌依然延续了谢雨欣浪漫的演唱风格。

  正是“爱情”给谢雨欣带来了好运气,在《将爱情进行到底》中扮演小艾并演唱主题歌之后,“纯情”就成了她的标签,从此谢雨欣与“爱”纠缠不清。

  谢雨欣是从黄梅戏起家的,关于爱情,谢雨欣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黄梅剧中那些缠绵纯情、誓死也要捍卫爱情的女人和她们温婉的唱词。她的生活和事业一样,爱情也是主题。

  和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谢雨欣对爱情从来没有停止过幻想,希望自己一生一世都要被自己深爱着的那个男人的爱情和浪漫包围着,而自己的生命也必须承受这种爱情和浪漫的滋润才能渐渐生动。她曾经多次对潘顺宝说:“阿宝,我需要浪漫,哪怕一点点的浪漫也可以感动我。”

  谢雨欣成名之后天南海北地来回飞来飞去演出,因为工作忙,和潘顺宝平素里很少有时间见面,所以谢雨欣希望赶快嫁给他,这样她的心就不会再“居无定所”地漂泊了。此时,她不担心婚姻会从此锁住了她的爱情和浪漫,因为真正相爱的两个人,婚姻给他们提供的是一间可供爱情和浪漫消遣的场所,而不是锁住爱情和浪漫的一把枷锁。

  在这个形形色色的爱情婚姻观推陈出新似尘土满天飞扬的现代社会,谢雨欣坚守着属于她的一方有关爱情的圣土,不受外界世界的蛊惑和污染,执著地相信爱情和婚姻的长长久久。

  “女人终归是要回到家庭里去的。”谢雨欣说每次对潘顺宝这句话的时候,都有些无奈。只有潘顺宝明白,谢雨欣有一种深深的期待藏在后面。

  一个女人在委身于一个心仪的男人时,她开始的时候可以只讲感情不求婚姻,但感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她最希望得到的同时也是男人最不希望给予的,其实就是一个名分,这个名分不是情人而是“妻子”的称谓。

  但每次谢雨欣追问潘顺宝结婚的事情时,潘顺宝总是说:“你的事业那么好,如果现在我们结婚的话,肯定会对你的演艺事业产生影响,我不能因此伤害了你。你给我一段时间好不好?反正你现在年龄还小,也不着急结婚。等过几年之后,我一定会处理好一切的。”

  谢雨欣每次跟潘顺宝谈到婚嫁的时候都不置可否,似乎有难言之隐,每次都欲言又止。只有潘顺宝知道,他尽管现在是一个亿万富翁,但只能以假面示人,绝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谢雨欣跟他谈婚嫁的时候,他其实最清楚自己的处境,并且已经预感到自己末日的来临,因为他不但把航天英雄、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科学研究院院长厉建中拉下水,而且伙同厉建中等人挪用了1.2亿元资金。此时答应谢雨欣结婚,就等于直接把谢雨欣推进了火坑里。

  关于化名潘顺宝的沈俊林把厉建中拉下水的故事,等讲述完他与谢雨欣的故事之后会细细讲述。

  为此,谢雨欣曾经想到过分手,但是对于谢雨欣而言,她与潘顺宝在一起生活,慢慢积累起来的点点滴滴的情感,是很难一下子割舍的。尤其是谢雨欣,她没有足够的决心重新选择一种新的生活。豪华轿车、高档住宅,以及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都是谢雨欣所需要的。如果谢雨欣从来没有经历过挥金如土的畅快和被鲜花掌声包围的荣耀,她可能会安贫乐道,但她经历了,同时还拥有了爱情,这都是她无法割舍的。

  对于潘顺宝的想法,谢雨欣虽然不可能完全知道其中的原因,却也只好听潘顺宝的。后来在谢雨欣的一首歌里,她哀婉地唱出了自己的感受:“也许你我的爱,开始就是一场错误,而年轻的我把握不住。这一段感情,只是奢侈的幸福,想占有却没有保护。”

  削发明志,当爱情已成往事

  对于潘顺宝对待婚姻的躲躲闪闪,谢雨欣并没有往心里去。在演艺圈里,如果一个当红明星被爆出已婚的消息,必然会失去一批追星族。当潘顺宝拿出这个理由搪塞谢雨欣时,她甚至感激潘顺宝对她事业的关注。

  此后,谢雨欣多箭齐发,不但出了多张唱片,还出任重庆卫视首播的《MTV封神榜》节目主持人,谢雨欣被贴上了“爱情标签”,成为“玉女掌门人”。之后,谢雨欣在演艺圈里一路绿灯,不但在《天龙八部》里出演了李秋水,还拍了她的第一部影片《拯救爱情》。

  因为有坚强的后盾潘顺宝,在事业上全面开花的谢雨欣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当一个演员了,在中国的电影业并不景气的时候,谢雨欣开始参与一些幕后工作,除了做其他歌手的唱片,而且斥巨资投资了电影《恋爱中的宝贝》。尽管谢雨欣在这部电影中没有挂名,但是这部由华顿时代出品的电影,却在市场上遭到了重创。

  电影《恋爱中的宝贝》由潘顺宝担任出品人,由李少红导演,周迅、黄觉主演。但是,这部投资4200万元的高成本电影,最终的票房却只有900万元。

  《恋爱中的宝贝》在2004年情人节期间上映,到2004年下半年,北京娱乐圈传言,该电影的出品公司北京华顿时代投资有限公司出现经济问题,该公司的董事长潘顺宝去向不明,更有传闻称潘顺宝已被逮捕。

  此时,各大媒体才开始爆出潘顺宝是谢雨欣的前任男友,而谢雨欣也是北京华顿时代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谢雨欣坦率地向记者承认潘顺宝曾经是她的男友。当记者问谢雨欣是否听说潘顺宝“出事”,被她以此问题与采访内容无关予以婉拒。

  人的欲望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膨胀的,潘顺宝明目张胆的资本运作浮出水面,并因涉嫌行贿和挪用公款被警方传讯。

  2004年6月,厉建中被“双规”关进秦城监狱,潘顺宝也被顺藤摸瓜牵了出来。潘顺宝被警方传讯后,立即消失在谢雨欣的视野里。顿时,谢雨欣如入冰窖之中,心灰意冷。

  2004年12月,谢雨欣把爸爸从安徽接到北京,当天晚上,谢雨欣突然眼含热泪对爸爸说:“我想把头发全部剪掉!”

  这突如其来的决定让爸爸惊愕不已,老人知道自己女儿心里的苦楚,他愣愣地看着女儿半天,说:“你神经病,遇到再大的挫折也不能这样做啊!”

  但是,没有人能够改变谢雨欣的决定,在谢雨欣眼泪汪汪地苦苦哀求之后,最后老人不得已说:“好吧,剪不剪你自己决定吧,我不表态。”

  这是一种默默无言也是老人的一种无奈,那天,爸爸陪着谢雨欣一起去剪掉了谢雨欣的如瀑长发。谢雨欣怕爸爸不能接受,但剪完头发,饱经风霜的老人看完以后笑着说:“挺好看的,我又多了一个儿子。”

  当长发落地时,谢雨欣心里感觉出奇的平静,好像生命中迟早有这么一天,谢雨欣突然感到某种轻松和快乐,有一种空前的轻松感。她知道,只有彻底从头做起,才能重新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剃头是一个让自己净化的过程,能把所有的烦恼和不好的东西都彻底丢掉。谢雨欣想到一个词“如释重负”。

  谢雨欣理解了潘顺宝,她知道爱情是要有责任的,这种幸福更多地来源于责任。如果两个人相爱,但可能这个爱长久不了,谁也没办法将爱情进行到底。谢雨欣在决定把头发剪掉时,心态上已经在发生变化。

  在谢雨欣看来,削发也是返璞归真的过程,每个艺人几乎都被光环或者人为的东西包裹起来,这次剃头,谢雨欣希望能从个人的角度直视自己,也想让自己挑战一下极限:我到底能够做什么?是否可以把所有的虚伪都放下,是否可以真正做回自己?或者说“置之死地而后生”。面对挫折,谢雨欣只想让自己更纯净,因为这是一个历练境界的过程。

  谢雨欣这样一个玉女为什么把那么好的头发剪掉了,难免有各种各样的猜测。但谢雨欣并没有道出其中缘由,她说:“我只是希望通过剪头发让自己的心灵更加纯净,希望做自己想做的东西,把心理压力负担去掉,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繁华落尽,爱到尽头覆水难收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还原“富豪逃犯”沈俊林的真名了。

  谢雨欣心目中的沈俊林是一个有事业、宽容的人。她曾经无私地爱着沈俊林。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的事业做得比我强,还关心我的事业,做哪一行不重要,懂不懂流行音乐也不很重要,关心我的事业,其实意味着关心我。”而在内心深处,谢雨欣更“喜欢有安全感的男人”。

  经过歌坛10年的打拼,谢雨欣越来越感到家庭的重要,她把女儿从合肥接到北京上学,但她觉得家庭不只是爱情、男女的关系,还需要母亲、父亲和孩子的亲情。

  沈俊林因在厉建中案涉嫌犯罪被捕之后,直到2006年1月沈俊林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当时娱乐媒体并不知道,以化名“阿宝”投资影视业的潘顺宝,实为潜逃20年的犯罪嫌疑人沈俊林。

  2006年4月20日某报的一则《逃犯20年赚亿元捧红同居女星》的报道,揭开了沈俊林的真实面目。这个入主珠海证券,坐庄大连渤海,被誉为股市弄潮儿、资金运作高手,每天从手中进进出出的资金数不胜数;他投资影视业,投资拍摄《将爱情进行到底》、《恋爱中的宝贝》等多部有影响的剧作;他投身房地产业,建造起北京的豪华别墅小区……就是向航天功臣厉建中行贿,把神五功臣拉下马的北京银事达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沈俊林,其实是一名潜逃近20年的犯罪嫌疑人!同时,该报道还指称沈俊林“包养”并捧红了谢雨欣。

  这篇报道也把谢雨欣再次推向媒体关注的热点。该报道称逃逸20年的经济罪犯沈俊林“捧红同居谢姓女星”,并将谢雨欣的采访作为背景资料刊出。随后,谢雨欣与沈俊林的关系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有些媒体不时以“包养”一词来形容当年谢沈之间的关系,媒体也不断刊出谢雨欣的表态。4月23日,谢雨欣在她的博客上发表“我的一点声明”,回应个别媒体的报道,这篇声明说:“到今天为止,我只在4月19日对《沈阳晚报》记者的采访说了这样的话‘潘顺宝曾经是我的男朋友,但我们已经分手好几年了。关于他的事情,我不太方便回应什么,因为我现在也有了新的感情生活。’这也是我对此事到现在为止的唯一回应。”声明还认为许多媒体转载的某报对她的采访“是不真实的”。这篇“我的一点声明”也在博客上引来众多的评论。为此,谢雨欣通过对事件做出正式回应。

  谢雨欣在声明中称:我只认识潘顺宝,从不知道他还是沈俊林,我们在一起时是真心相爱,彼此也是真心地付出!虽然我们已经分手很多年,我还是很感激他对我的好!现在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希望他能坚强一些,挺住!这是我想说的。虽然我也是刚刚知道他过去叫沈俊林,可能是个逃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这让我有些委屈,也不公平。但我原谅他,我不会忘记他对我的好。我也感谢他在事业上对我的支持。我认为在与他在一起的日子里,我的言行并没有伤害其他任何人。.我认为在没有向我证实的情况下,许多媒体对这个事情纷纷使用“包养”词汇是不对的。

  而身陷囹圄的沈俊林对于他于谢雨欣的感情非常怀恋。他坦诚地说:“我出资拍摄电视剧或者电影捧红她,是一个男人的责任感促使我这样做的,我不希望因为我的获罪而对她产生负面影响,因此葬送了她的前程,我无法偿还……”

  醉心名利,终于陷入解不开的死套

  在讲述完逃犯沈俊林和歌星谢雨欣的故事之后,接下来该讲述的是“富豪逃犯”沈俊林与火箭专家厉建中的故事。

  厉建中是山东日照人,1937年3月出生于农村。自幼无父无母,尝尽了世事艰辛和人情冷暖。但艰苦的环境没让他消沉,反让他发愤图强,闯出了一条常人难以想象的辉煌道路。1961年,厉建中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精密仪器设计与制造专业,之后进入美国威斯康涅州立大学和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进修;1966年到1991年,厉建中历任航天部某研究院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研究员,先后担任计量室主任、生产科长、副厂长、厂长等职;1991年到1994年,厉建中历任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担任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总指挥、副院长、常务副院长;1994年,厉建中成为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第七任院长。

  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任职期间,厉建中曾组织领导研制成功长征三号甲、长征三号乙、长征二号丙改进型、长征二号F等4种型号运载火箭,其中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于1999年11月20日首飞成功,将“神舟”号(即神舟一号)试验飞船准确送入预定轨道。

  火箭将他推向了权、名、利的顶峰:航天一院院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在常人眼里,能被如此荣耀和光环围绕,人生该是成功的了。但厉建中却不满意,幼时贫穷落魄、孤独无助的生活经历在他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常常袭来的焦虑、孤独感让他明白:一生拼搏献身的科技事业不是他的归宿。他所渴望的,是成为名利场上拼杀的时代弄潮儿,而不只是一辈子只和火箭等机器和数据打交道的科研人员。

  可是老天捉弄人,厉建中一生苦苦追寻,却离目标越来越远。1994年,在厉建中的职业生涯中是一个关键的年份。这一年,他57岁,成为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科学研究院院长,大权在握。这一年,他认识了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航天时代电子公司财务部负责人张玲英。

  此时,张玲英29岁,浑身散发着职业女性成熟的魅力,她对财务的精通和做事的干练就像缕缕春风给厉建中带来了青春的气息。从工作的角度说,张玲英距离厉建中还有很多等级,很多工作她不应该直接向厉建中请示,可她还是越级请示了,一开始厉建中非常不喜欢这种不遵循常规的做法。作为一名科学家,他又有些不喜欢那些循规蹈矩的人。在这种复杂心态的作用下,他默认了张玲英的这些做法。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对张玲英的喜爱转化成父辈的关照和爱护,将她视为自己的心腹和知己。

  而张玲英眼里的厉建中,风度翩翩、名利双收,有着耀眼的光环。她同样明白,在这样一个大型集团公司里,像她这样一个小职员,要想爬到令人艳羡的位置,是如何的艰难。她也深深明白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她充分利用厉建中这种信任关系,从此她的人生轨迹也开始偏斜……

  1999年,厉建中开始担任长征火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就在他将要在“科研精英”和“优秀企业家”的荣耀中,为其职业生涯画上完美的句号之际,句号迟迟无法收笔,一生之辉煌,终功亏一篑。

  事实上,计划经济下的行政事业单位领导,加上市场体制下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两种角色的复合为其后来的“东窗事发”埋下了伏笔,而直接将厉建中拉下了水的,首先是这个张玲英。

  1996年初,游某和陈某想收购南洋船务公司,注册成立成功投资公司,苦于4000万元的资金缺口,两人一起找到时任北京银事达咨询有限公司经理的沈俊林。

  沈俊林长于资金运作,善于钻营体制的漏洞和缝隙。在从事咨询公司业务以来,也成功地进行了多笔大数额的资金运作,在业界也小有名气。

  游某和陈某一说他们的计划,马上引起了沈俊林的兴趣。但沈俊林也清楚,自己并没有足够资金,于是他便找到了张玲英,提出借款4000万元人民币投资成功公司,用于收购南洋船务。此时的张玲英有了厉建中的照顾,已是中国航天集团火箭研究院内部结算中心主任,碍于朋友面子,她只好答应帮忙。

  在张玲英的安排下,三人在首都大酒店见了一面。席间两人把酒换盏、谈笑甚欢,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沈俊林向厉建中介绍了收购南洋船务的情况,以及在二级市场炒作该股票赚取利润的前景。厉建中被沈俊林豪爽的性情、周到的考虑所打动。但他明白,4000万元不是小数目,万一收不回来,后果不堪设想,当时并未答应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沈俊林让游某和陈某来到北京,再次向厉建中介绍情况,并提出由厉建中担任董事局主席。这一次,厉建中看中了董事长的位置,认为自己可以掌握这4000万元,顺水推舟,答应得十分干脆,给足了老朋友面子。

  1996年3月22日,张玲英以存款的名义将公款4000万元人民币转入北京农信咨询公司,沈俊林将其中3500万元以北京银事达龙城高科技集团的名义投入成功公司,并取得该公司40%股权,另500万元被挪作他用。

  1996年4月份,收购成功后,厉建中按约定担任了南洋船务的董事长。但很快他被游某、陈某排挤出董事会,只被任命为副总经理,既无法操控该公司,也无法在二级市场炒作该公司股票。也就是说,最终失去了对4000万元借款的控制权!

  事实表明,1996年4月,成功投资当上大股东就藏着一场阴谋,南洋船务的原董事长靠着和成功投资人游某、陈某私下协定,在股权转让中完成了自我补偿。而游某、陈某靠着4000万元,与国泰证券一手策划,将南洋船务的股价暴涨两倍多,从上一年亏损2700万元到实现净利润3700万元,赚了个盆满钵满。

  而在这场商业阴谋中起到关键作用的4000万元国有资产,却犹如石沉大海,一直没有音信。

  2000年,成功投资出资人陈某因诈骗、挪用资金锒铛入狱,随后,南洋股份的高管和股东接连获罪。厉建中、张玲英为这4000万元寝食难安,多次催促沈俊林,而沈俊林借口公司困难一时难以归还,提出再借款2亿元炒股,获利后先归还4000万元借款,其余利润两家平分。

  厉建中惊呆了,他明白自己别无选择,摆在面前的,是风雨飘摇、变幻莫测的资本市场,他开始了人生最后一次搏击……

  亡羊补牢,1.2亿捅出天大娄子

  1996年11月至1997年4月,在厉建中的授意下,张玲英将1.2亿元公款转入北京京华信托投资公司安定门证券营业部沈俊林控制的56个账户内,用于沈俊林炒股。1997年11月,沈俊林将4000万元欠款还清。

  4000万元的漏洞补上了,厉建中因此逃过2000年的那次调查。然而,由此而来的1.2亿元漏洞,却让厉建中费尽心机,苦不堪言。为了给人生画一个圆满的句号,他开始四处拆补,在资本的苦海中奋力挣扎。

  1998年,沈俊林主动向结算中心还款1000万元。张玲英感觉不对劲,查了沈俊林的账户发现,他已经私自将该股票账户内的股票转到了海南。事情严重,她随即向厉建中作了汇报。

  漏洞随时有可能被发现,厉建中感到了自己的位子在摇晃,他再出奇招,使起了障眼法。这障眼法,就是数不清、理还乱的三角债关系。

  他让张玲英制作了两份协议:一份是结算中心与银事达咨询公司的合作协议;另一份协议是结算中心、银事达咨询公司和银事达经贸公司(一院在该公司控股85%)三方签订的,将结算中心的权利转给银事达经贸公司,并将两份协议的签订时间倒签为1996年4月。从此,结算中心与沈俊林脱离了直接关系,而银事达经贸公司由一院控股,1.1亿元的漏洞更加隐蔽,也留出了足够的时间来弥补。

  利用同样的手法,厉建中玩起了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空手道。1998年7、8月份,沈俊林陆续归还2179万元。利用向玲珑花园(一院控股75%)做中间方,结算中心账面上的1.1亿元借款全部还清。此举形成了银事达经贸公司则欠玲珑花园8800万元,沈俊林则欠银事达经贸公司8800万元的局面。

  就这样一环套一环,厉建中用新套解旧套,等待着沈俊林的陆续还款。然而直到案发后,沈俊林才以其个人财产将欠款还清。在这之前,厉建中为掩盖漏洞花招百出、机关算尽。

  1999年厉建中出任火箭股份董事长,为他挪用资金提供了便利。他一手抓权、一手抓钱,真的以为自己成了股海中的弄潮儿,肆意妄为起来。而如此大规模的资本运作,给予厉建中的,不仅是地位、荣誉、金钱、美色,还有耻辱、堕落和无法饶恕的三宗罪。

  一是挪用公款。1997年下半年,厉建中的朋友张某多次找厉建中借款炒股。厉建中轻车熟路,再次玩起了障眼法。他找到一院下属单位华宇机器人技术开发公司总经理孙某,谎称有笔款要从其单位走下账,让其向结算中心借款500万元。孙某收到贷款后将该款汇入了张某指定的中国华阳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融资部。

  二是受贿。厉建中利用职务的便利,大笔一挥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的资金。借钱的朋友们自然个个感恩戴德,对厉建中的勒索笑脸相迎。张某在还500万元的贷款时来找厉建中,拿来八九万元现金,说是利息的多余部分。厉建中讲:“就这么点啊,先放在你们那吧。”张某当然知道话中有话。果然,2000年底,厉建中向张某索要40万元用于炒股。1998年初,厉建中的女儿要出国留学。沈俊林将厉建中约至燕京饭店咖啡厅,以女儿出国需要路费为名扔下2万美金。对于老朋友的钱,厉建中收的放心、自在、心安理得。

  三是贪污。如果说厉建中挪用公款、受贿是受朋友所托不得已而为之的话,那么到2001年3月,厉建中开始彻底堕落腐化,成了吞食国家资产的蛀虫。他利用担任北京银事达经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在转让海南成功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过程中,将股权转让款人民币350万元,转入到个人控制的天域华展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用于其个人炒股及归还债务。

  张玲英,这个外表端庄、善解人意的女人,论起对金钱的贪婪和对虚荣的渴望,比厉建中毫不逊色。她已不甘心只当厉建中这棵大树上的寄生虫,除了协助厉建中敛财,她还开始了自己疯狂的敛财活动。

  1999年,张玲英利用担任北京玲珑花园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在委托长城国际广告公司代理广告业务过程中,收受该公司经理张某给予的贿赂款人民币10万元、美元1万元。

  2000年夏天,张玲英以个人去韩国、香港旅游为名,向沈俊林提出兑换港币,沈俊林交给张玲英港币2万元。

  2000年12月,张玲英伙同他人私分公款人民币37万元。

  2001年10月,张玲英对某会计师事务所张某讲:“我准备装修房子,你能不能支援一下?”收下张某的5万元人民币。

  2001年6月至8月,张玲英以回扣形式收取某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某贿赂款人民币7万元。

  直到2004年6月,厉建中被实施“双规”,他们才停止了匆忙的敛财脚步,双双被押进秦城监狱。可叹厉建中古稀之年,将面临长久的铁窗生涯。

  神五上天,功臣落地

  在等待法院判决的日子里,“神六”也上了天,不知他还有否当年“神五”上天时弹冠相庆的激情?68岁的他,面对冰冷的铁窗在想些什么?他是否想起了自己激扬文字、挥斥方遒的青年时光,那时的他正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而发奋读书;他是否想起了自己的艰苦的科研生涯,彻夜不眠的他会为每一点发现而欣喜若狂,可不管艰苦还是快乐,都是那么单纯;他是否想起了火箭起飞时那耀眼的光芒,那光辉曾长期萦绕在他的周围。如今,那些曾经的生活离他太远了,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一场久远的梦。

  此时的厉建中清楚地知道,监狱的日子是真实而漫长的。在这里,他常常想起自己的家人、朋友,那种心灵的绝望、悔恨和愧疚,一年来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他的折磨。他恨,恨自己的贪婪、愚蠢,恨得会把牙咬碎。可惜,一切都晚了,他再也无法出去……人生,他苦苦追求的圆满人生,就是这样的结局吗?就像一场戏,你永远无法知道是真是假,什么是成功的人生……

  2005年10月17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68岁的厉建中,这位白发苍苍的昔日航天功臣被推上了被告席。

  根据检方的指控,厉建中涉嫌贪污350万元、受贿50万元及美金2万元;同案犯张玲英被指控贪污37万元,受贿50余万元。与此同时,厉、张两人被指共同犯罪,涉嫌挪用1.2亿元和4000万元公款。

  在辩护词里,律师为厉建中列举了长长的“业绩清单”,以证明其对中国的航天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

  在庭审被告人最后陈述环节,厉建中这位曾创造辉煌业绩的火箭专家、“神五”功臣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地表示忏悔:党把我从一个孤儿培养成火箭专家,给我令亲人好友都自豪和艳羡的地位、荣誉,我本想好好报效国家,却沦为人人不耻的阶下囚,成为人民的敌人,这是我做梦也没有想过的结局啊。唉,都是贪念把我引上了绝路!

  法庭上追悔莫及的厉建中,那颗曾何等骄傲的头低垂着,斑白的头发、涕泗横流的尴尬,让人说不出的痛惜。

  就在两年前的10月,我国进行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取得圆满成功,世界瞩目,举国欢腾。在一个国家实现光荣与梦想的欢呼背后,本该多一位航天功臣欢跃的身影。但命运偏偏无常,此时的厉建中,因涉嫌贪污公款350万元、受贿66万元、挪用公款1.6亿元,身陷囹圄。

  神五上天,功臣落地。相比于今日身陷囹圄,68岁的厉建中曾何等辉煌: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第七任院长、长征火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三次国防科工委科研成果三等奖、首都五一劳动奖章、航天部优秀管理开拓者一等奖、有突出贡献的回国留学人员等荣誉称号的获得者。

  从爱国海归到科研骨干,再到研究院领导,上市公司董事长,每一步都带着荣耀,每一次身份叠加都有一片新天地。然而,这个30余年都将火箭准确无误送入轨道的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却偏离了自己的人生轨道,锒铛入狱、黯然收场。世事浮沉,是什么迷惑了厉建中,让他在花甲之年,甘愿抛弃来之不易的荣耀、地位和事业,走向堕落腐化的深渊?不会被科学技术难倒的人,难保不会被美色、权力和金钱撂倒,厉建中一案将揭开的,远非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2006年3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厉建中贪污、挪用公款、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厉建中因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和受贿罪被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名曾为我国的运载火箭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专家级人物沦为人民的罪人,将在大墙内度过他的余生。在对厉建中一案的审理过程中,通过对一件件犯罪事实的揭露,我们看到了他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的足迹,不能不为这样一位航天事业“功臣”与“精英”的堕落感到痛惜。厉建中在接受审讯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作为国家干部,45年党龄的党员,走到今天,背叛党,给党的事业抹了黑,我感觉愧对党,愧对人民。

  【本文节选自《解密中国大案》,丁一鹤,中国城市出版社,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